上海饮品材料联盟

上事记 | “消失”的黑街

楼主:上海大学学生会 时间:2019-10-28 10:47:16


“消失”的黑街


新年伊始,西门外“黑街”不再有从前的热闹,只剩几家店铺零零散散地分布着。“黑街”以各类黑暗料理扬名上大,即使食物并不那么卫生,但也受到不少同学的青睐。



你还记得一年前的黑街是什么样子的么?                                            

【SHU·嘿街】当我上天时,你在吃什么



  ◆    


为什么“黑街”现在真的变黑?


小编于2月15日来到“黑街”,采访了几位老板和同学。


2月15日 22:00时的黑街


曾经的西门

外卖的聚集地


来到黑街,曾经还未走进“黑街”就扑鼻而来的烧烤香味已经不复存在,小吃车上晃眼的灯光也找不到踪迹,看不见“鸡蛋灌饼”和“小土豆”,小哥炒饭的摊子也从门口搬进了室内。

2月15日的小哥炒饭

夏天时的小哥炒饭

◆◆◆


没有了坐着谈天说地的朋友们,也听不见摊主们的叫卖声,黑街是那么安静。


◆◆◆


当提及周边这么多同行陆续搬走的原因时,老板A回答道:“是大检查搞的啦,城管整治市容市貌,所以他们开不下去了,连弘基广场周边的店也被要求整改了。”



“那这么说是否您也有可能要搬离这里呢? ”

“我不会的哈哈,因为我有营业执照,但在外面摆摊的没有营业执照,所以他们不能经营。”


无证经营、逃避检查,打擦边球是他们一贯的风格。


“那您知道黑街还会回来吗?大概要过多久呢? ”

老板A说同行们等这波检查过去,他们就会回来的。


此时另一位老板告诉小编说:“他们最迟一周应该就会回来了吧。


◆◆◆


这样说来“黑街”并没有消失,它与我们还会再见。


年前挤满学生的小吃街,如今只剩下稀稀拉拉的同学排队购买店铺里的美食。


当小编问及他们对黑街变得这样冷清的看法时,同学们态度不一,相似的是都表示了失落之感。

◆◆◆


小编:“开学至今的黑街变得冷清了许多,很多店面都关上了门,你对此有什么看法吗?”


同学A:“失落啊,‘黑街’挺好吃的怎么没了?”


同学B:“记忆里它一般都是很热闹的人很多的,突然人变得这么少感觉不太好,因为虽然它有点不卫生但是好吃啊!”


遗憾的同学C:“我本来就是来‘黑街’找吃的的,结果来了才发现现在‘黑街’真的成黑街了,黑漆漆的、人又少,我现在都不知道去哪里吃宵夜了!”


当问到更多的同学D,E,F……时,比起失落或者其他态度,更多的是刚知晓时的震惊感:“啊?黑街关了我怎么不知道?我还没吃够怎么就突然没了?”



当然还有这样的同学X:“我原以为他们还在过年没回来呢!”


◆◆◆


“黑街”突然消失,F同学也给小编带来一波回忆杀


‘黑街’嘛去年还是在新世纪门口的,结果整治市容市貌不让他们在这里摆摊所以他们躲去了弘基广场的西侧。后来那里也被整治,他们就去了现在‘黑街’所在的地方。”


采访时的他虽然好像刚得知消息,但却丝毫没有惊讶。“春风吹又生”是F同学对于许多次填满他饥肠辘辘的肚子的“黑街”商铺的看法。

 

如今虽然外面摆摊的不见了,但是还有几家有店面的仍在经营。


当提到里面的店铺和外面的摊位给F同学带来的不同的感受时,他说道:“黑街,黑街当然是外面那一排的黑暗料理更有感觉了,嗯虽然里面的也不赖,但里面除了少有几家之外基本都是只卖外卖的。”

 

希望他们再次归来时,为同学们带来的不仅仅只是美好的味觉体验,同时也能提高卫生标准。


◆◆◆


今天晚课下课后好像不能冲进“黑街”裹腹了,凌晨饿得睡不着觉时也没办法约着基友去喝啤酒,聊聊白天说不出口的话。


整改后的西门外,黑街不知什么时候会再出现,让一同期待热闹的夜宵圣地。



◆◆◆


上海大学学生会新媒体中心原创出品

采访 / 台枫 牟奕飞 王敏

图片 / 新媒体中心

文案 / 梁夏薇    排版 / 王敏

视频 动图 / 宣传部

转载请联系后台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