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饮品材料联盟

故事  |  远走是为了更好的回归(Ⅱ)

楼主:IWantTo 时间:2018-01-11 21:43:05


农    历

五  月  廿  五

        


         

         

        兰桂坊的酒精诱惑而美,后劲也是十足。

        

        前一晚喝到凌晨三点的后果就是——第二天睡到

        上午九点。但往常的生物钟依旧存在,九点半洗

        漱完毕后推开阳台俯览恰巧遇上了隔壁的同事。

        两人相视一眼,下意识的都意识到九点半已经是

        一个不早的时间了。多年的工作习惯已经无法纠

        正,于是一同笑道,叫醒我们的不是生物钟。而

        是九点半的市场开盘。


        和同事约定早茶时间还没到,遂独自出酒店,一

        个人到处闲逛。这才发现香港的生物钟是要比上

        海要晚半天的。九点多的北角街道,人烟稀少,

        街道两旁的的商店大多都还没开业运营,只有零

        零散散的便利店和万宁开着。风也清冷了起来,

        吹得两旁的树叶沙沙作响。回想起昨晚的夜风撩

        人,天地遥远得好似错觉,当真觉得不知醉乡几

        何远。


        路过一家便利店,进去买了面包和水,店员有礼

        貌地说:“慢走”。我低头一看,这才发现手中的

        物品袋是环保袋,不知怎的忽生敬重。


        回酒店恰巧遇上了香港的同事,回房放下东西便

        由人领着吃早茶。粤食早茶文化的精妙就都在于

        “吃”的这个字上,它不说喝,它说吃。在我很小

        的时候,就曾经困惑于这茶不喝,该怎么吃,父

        母为此特地带我走了一趟广东。端茶之后,琳琅

        满目的拼盘小吃,一笼笼精致的食物就放在眼前

        ,真比任何文字都有理让我信服这茶为什么会放

        在这个“吃”的字儿上。

           

     

        

        同事来港数年,已经对当地熟念于心,轻车熟路

        地就将一行人带到茶楼。迎面一派古色古清,红

        木的桌红木的椅,人坐上去就会发生“枝丫”的声

        响,仿佛是从历史的旧道上传来的,令你晓得这

        张椅承受了多少人的休憩,这张桌子又承受了多

        少代的食來食往。十点光景的工作日,做了三三

        两两的人,大多是老人,说着道地的粤语,表情

        悠然,抬头喝一口茶,没有摄影机也像港剧里走

        出的一幕幕戏一样。


        同事领着落座,跟着人群走得快,没来得及仔细

        看,只记得隐约在门口看见“酒家”二字,顿感亲

        切。在我幼年的时候那个远远没有如今车水马龙

        繁华的小镇,“酒家”正是最高级别的吃食之地。

        仿佛就有了这二字,就有了质与量的保证,否则

        它是对不住这块牌匾的,连饮食文化的历史都要

         被糟蹋。        


        一道道的小吃就这样被端上桌子上来,放置在桌

       上。虾饺、肠粉、流沙包、凤爪·······坐在我旁边

       的同事尝了一口虾饺,连声称赞,顺手就给我夹

       了一个,连声说:“你试试,味道不错呢。”我夹

       起来,点头回应确实是值得称赞的味道,忙顺势给

       她夹了一块马蹄糕,有来有往。


        我不得不承认食物的力量是惊人的。平时生疏有礼

        的同事,也许只需要一个虾饺。



        我不禁会想,中国文化的饮食文化精髓是否正在于

        此。色、香、味三者之外,还有一个“心”字。人与

        人之间的交流与沟通永远是一个大学问。这学问做

        好了,做得了李世民有万民如水载船;这学问做坏

        了,成得了百病退如山倒。道理是这样清明,但学

        问做起来总要有样的工具。粤食文化中的早茶文化

        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喝了几杯茶,尝了几杯茶,吃了几盘点心,先前

        还彬彬有礼保持距离的同事之间顿时也聊开了。

        上海和香港有如此多的不同,彼此之间有那么多

        的兴趣想要了解。

       

        ———您在香港,每日都会来吃茶吗?

        ———工作日的话不会,周末约好友,或是长辈,

        这倒是会。

        ———您工作下班会很晚吗?

        ———会,一般正常下班就已经是九点了,一开

        始是不习惯的,但时间久了倒也习惯了。不把工

        作当作生活就好了。毕竟香港的机会被自己遇上

        了,这已经是一件好事,不抓住它,就太可惜了。



        想起了在陆家嘴工作的这些年,深夜下班时望一

        望,不知怎的总有些恨意。好似拼命想要进来,

        进来后又觉得好似承受不了,颇有些不知该拿它

        是如何是好的怨念。如今和香江对岸的同龄人一

        聊,才明白自身的短视。工作是一记一记去打的,

        手里给了把锄头,已经是宽恩以待。珍惜的人会

        什么都不再想,只管埋头苦打就好,把工作打出

        个生活的兴味来,就会渐渐同他也亲近了。

       

                                                            




                                                      [ to be continued......]

       

         

 今日作者


今天是2016年6月29日,

编者 Sara taggain 

在江苏金华和你道晚安~^^

//

晚安




「YoungUtopia」

We all have dream

PHOTO / 凉 风

ARTICLE / 凉 风

EDITOR / Sara taggain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