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饮品材料联盟

矿山人和酒

楼主:淘金客古流 时间:2021-10-14 09:47:27


干矿山多年我发现,自井下工作的一线工人,普通技术员至专家学者教授,除了初来的和身体有毛病的大多数都爱喝几口,虽然所有的矿山明文规定禁止喝酒赌博,但这种传统是屡禁不止,至少偷着喝的大有人在。这种习惯可能与矿山人所面对的危险有关,需要酒来祛除寒气,需要酒来自娱自乐,也需要酒来壮胆,没有对错。但有时候情况完全不是这样。

2007年我们在湖南桃江开金矿,我去村里办事泄露了身份证号码,村支书找到我说我的生日快到了,要给我祝寿。我是从来不办生日宴的,再说三十多岁祝什么寿啊?万般推辞不掉只好答应,弟兄们也积极去做准备。生日那天中午我们的屋前屋后响起了震天的桶炮声,震耳欲聋,我平时第一次享受这种待遇。酒是附近买来的酿造米酒,有好几塑料桶,菜都是当地能够买来的最好的菜,一开席场面当然是热闹得不得了。后来的结果是绝大多数人都醉了,支书和所有人干嘴仗被群起而攻之,吓得落荒而逃;下面村子的水库管理员因为刁难过我被拖到屋外的泥沟里面,差点被打死;房东说要开车送客把我们的吉普车开出去了,结果撞到了山崖差点翻下稻田;我最好的朋友和人打架手掌虎口被划开,深可见骨。这些事情我当然不知道,在他们闹起来的时候我早就被放倒了,被抬着扔到了床上。醒来之后听说此事自然是吓得醉意全消,马上摇摇晃晃地挨家挨户去探望,所幸没有死人。损失要自己承担,医药费也是少不了,钱是小事,造成的后果令我至今都后悔。

这事的教训是不要和酒后自制力差的人喝酒,否则害了自己,害了别人。最好的办法是拒绝,就看你能不能说得出口。

2012年我在西藏一个铅锌矿当矿长,因为环境恶劣工人换了一批又一批,最后没有办法了找了一帮当地人,当地喝酒很强悍,醉倒路边的经常能看到。在开工之前我和这帮少数民族工人约法三章:不准喝酒,不准赌博,不准带女人上山,否则一律开除。我带头滴酒不沾,半夜还去搞检查,其实我哪敢开除他们啊,他们走了我去哪里找人去?几个月下来情况良好,谁知我下山去买设备就出事了。他们偷偷地要赶骡马的藏民带上去很多酒,晚上也不干活全体休息喝酒。工头是我的人,拼命阻止却被打得到处跑,他只好爬上山顶给我打电话(矿山没信号),我立马动身往回赶,因为道路艰难直到第二天上午才到(爬上矿山最快要六个小时),到了一看欲哭无泪:除了我的帐篷,所有生活设施都被毁,满地狼藉,工人不知去向。工头成了光杆司令,心有余悸地告诉我他们还要去砸设备,因为喝醉了拿不到铁锤才罢手。这帮人全部被开除,后来我们去缅北淘金,当地的民兵组织和那帮工人一个民族,我们更加不敢喝酒,万一喝醉了他们的AK47走了火怎么办?有一种伏特加也叫做AK47,曾经是我们最喜欢的酒之一,后来再也找不到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和酒德差劲的人共事,喝酒就更别提了。

有一个湖南娄底的朋友在云南富宁县开钛铁矿,村民就是不同意征地,他方法用尽脑袋想烂一筹莫展。绝望之际他带人挨家挨户去请喝酒,一个月之后大功告成。现在他说起这回事还眼泪婆娑,摸着自己的胃苦笑,好在他的矿山很成功,发了财。创业难,特别是矿山行业,能用酒解决问题应该说是幸运的。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时候都不要绝望,也许成功就在不经意之间。

地质队员的从野外回来,单位的人必定要接风,摆庆功宴,压箱底的酒统统能拿出来。很怀念这种生活,和志同道合的朋友喝个痛快,不醉不归有什么不可以?

一辈子喝过很多酒,醉过,爱过,也痛过,一辈子做过很多事,对就对了,错就错了。给自己一个客观的评价,也许才不枉此生。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