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饮品材料联盟

一桌一椅一卷书,红袖又添香

楼主:文学宝库 时间:2020-01-11 09:58:40




书房有单间者,有独栋者;有雕梁画栋者,有环堵萧然者;有南山之竹者,有荆楚之茅者;有筑于水滨者,有造于山间者;有藏于市井者,有隐于郊外者,不一而足。然无论大小,一桌一椅一卷书,一灯一人一杯茶,则此生足矣。





书房,除了“书斋”这个常用名以外,还有“芸窗”、“芸馆”、“萤窗”、“雪窗”、“鸡窗”等别名。之所以把书房叫做“芸窗”、“芸馆”,是因为“古人藏书辟蠹用芸。芸,香草也,今人谓之七里香是也。”“萤窗”、“雪窗”典出车胤囊萤、孙康映雪。而“鸡窗”则典出刘义庆《幽明录》,说兖州刺史宋处宗曾经购买过一只鸡,它能与处宗谈话,且颇有哲理,处宗因此而大有进益,后人便用“鸡窗”来指代书房了。


自古以来,文人墨客就有给自己的书房命名的习惯,或辑录文辞以言志;或假借风物而陈情,异彩纷呈,各有寓意,这些书斋的命名在一定程度上表露了主人的性情与志趣,也常给人以有益的启示。





饮冰室





语出《庄子·人世间》:“今吾朝受命而夕饮冰,我其内热舆。”形容内心为国家前途忧虑焦灼,欲饮冰以镇之意。梁启超当年受光绪皇帝之命,与康有为一同临危受命,变法维新,面对国家内忧外患的交煎,其内心之焦灼可想而知。





阅微草堂





“阅微”是恭谦用语,指自己阅历少,有待于从更多的小事入手,提高自己。纪晓岚还曾专门为阅微草堂写过一首诗:“读书如游山,触目皆可悦。千岩与万壑,焉得穷曲折。烟霞涤荡久,亦觉心胸阔。所以闭柴荆,微言终日阅。”


纪晓岚在此撰写了《阅微草堂笔记》,书中天文地理、神仙鬼怪无所不包,语言幽默诙谐,与蒲松龄的《聊斋志异》并称清代文言小说两大绝调。





陋室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刘禹锡为自己的书房命名为“陋室”,并写了脍炙人口的《陋室铭》。然而书斋虽小,但青苔掩映,素琴悦耳,更有主人高洁的志行和安贫乐道的情趣,又“何陋之有”。





梦溪园





据说沈括三十岁时,常梦见一风景秀美之地,花木如覆锦;流水澄澈悦目,心中十分喜爱。后来他托人在镇江买了一块园地,几年后沈括路过镇江,见到那片园地,觉得宛若梦中所游之地,于是举家移居于此,建草舍,筑小轩,将门前小溪命名为“梦溪”,庭院命名为“梦溪园”。


沈括晚年在梦溪园里潜心撰著,完成了包罗他毕生科学研究结晶的不朽著作《梦溪笔谈》,成为“中国科学史上的坐标”。





项脊轩





“项脊轩”之名历来有两种解释:其一,颈之背为项,不大,与脊同在不为人所注意的身体的背面,轩小而北向,居于屋的背面,故以“项脊”为喻;其二,作者的远祖(归道隆)宋朝时住在太仓县的项脊泾,作者自号“项脊生”,把自己书斋题名为“项脊轩”,表示不忘所宗。


犹记得《项脊轩志》中所言,“吾妻归宁,述诸小妹语曰:‘闻姊家有阁子,且何谓阁子也?’”,女子娇俏的声音透纸而来,如出谷莺啼,然而之后则是物是人非,“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聊斋





“聊”即交谈聊天之意。蒲松龄一生不得志,只得在家乡的富户家中做教书先生。他最大的乐趣是写故事,据说他常在村外的路口设茶水摊,路人可免费解渴,只是要讲一个故事。后来他把听来的这些故事经过加工整理修饰,成就了不朽的《聊斋志异》。





归来堂





“归来堂”之名出自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取去官归田兼瑰宝归聚之义,为宋代赵明诚与夫人李清照所有,储藏赵氏夫妇收藏的金石和图书。


两人当时的生活十分闲适,他们常去青州街上闲逛,遇到有价值的古器书画,便买回家中,每获一书共同校勘,考定版本。有时,他们晚饭后也猜书斗茶,举古书中的某一典故,猜是第几卷第几页第几行,猜中者先饮茶。易安记忆力好,猜中后大笑,以至茶杯倾覆怀中。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遥想归来堂里烛影摇红,语笑嫣然,真是羡煞后人。







最美诗文 | zmsw321



精彩资讯,福利多多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1分钟之前删除
最美文章, 唯美散文, 美丽中国风, 传世经典, 诗意人生, 美文美心,国学传承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