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饮品材料联盟

致回不去的青春:一切能否不再是路过

楼主:口语泉来话仙 时间:2020-11-07 14:57:36

停好车导航大屏上显示的时间是:02:06 A.M.


领导在22点发来的信息我没来得及看,邮件里也没有CHECK,还有那一堆群消息和评论,这一点也不像有强迫的我会做出的事情,在这之前,我一直是一个个点开,回复完了把无效的都删除了再让整个界面恢复安静的。但今晚没有,陪着LEO他们一帮人到了这个时候,快两年多了,这是第一次。


但我无比清醒地知道,所有的场景哪怕是一模一样,也早已物是人非了。我们怀念或者祭奠的不过是那一种感觉,而随着年龄的渐长,我们学会了更加冷静地面对,也更加理性而娴熟地代过。有时并非本意,只是害怕再一次落空。


1

上一次是在香港的尖沙嘴,醉后微醺的四人小分队有点发酒疯似地瞎自拍,我们谁也不顾及形象,就是一顿狂按,快门咔咔响却也掩盖不了我们即将散场的感伤。那应该是四个小分队的最后一次完整聚会,好像我们都知道那是最后一次一样。


一早到了尖东,就是进了一家日式居酒屋,各类烧烤各来了几份,也没有一个人去计较价格,以前我记得我和FAN会仔细盘算下,根据预算能承受范围来拟定的。这倒好了,四个人撒开了吃,酒也没少喝,到了尽兴之处,我们开始把酒瓶当成道具,自拍的、他拍的啥都能整。拍完一顿修图互传,期间忘记谁提了一嘴,咱四个人认识这么久了,就你ANTONIO最不地道了,总是爱伪装自己,真实点就这么难吗?结果可想而知,ANTONIO并不是特别开心,于是乎气氛变得有点尴尬。作为团队中常常活跃气氛的我,只得卖个萌,陪个笑,给大家把这氛围给扭转了。


后来我提议我们找个卤煮摊,其他三个应和着也就跟着走了。其实我也不确定香港的卤煮是不是和北京东直门一样好吃,我只吃着他们当中有一个爱吃这儿,我就索性换个话题,免得纠着刚才那个问题不放,都不好下台。鬼使神差地,这街边小店还真有点水准,一有吃的我们又都忘了刚才那事儿。


其实就是特简单一事,四个小组,三人特坦诚啥都能说,就有一人搞特殊,老爱GING着有时候还摆谱儿。到这会儿了还这样,真让我们都不能愉快地做小伙伴了,想想那会还是年轻,我们竟然还纠结于这样的问题。究其根本,不就是每个人性格不同,不愿意过多坦诚也就不愿意了,不会缺个胳膊少个腿儿的。但是那是三年前的我们,还年轻,刚认识一新鲜人就特想把你的所有心事都告诉她,同时也渴望着对方把所有的秘密或者大部分秘密都和交换。



说轻了是过家家,说重了就是幼稚了,在这个不再非黑即白的复杂社会,哪找这上等好事儿,都这么认真,套路咋能行得通。那会的我们仨,都没多想,但我相信他也一样,并没多想。对于他来说,他只是用他构建起来的为人处事体系在应对所有SOCIAL OCCASION,而这当中没有对错,只是看你愿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他,或者能不能换个角度接受一个在你面前不那么透明但也能算是聊到一块或者玩得挺HIGH的人。到了这还没结束,我们下一摊又去了英皇旗下一KTV唱歌,小时K歌单价太贵但我们又想过把瘾,几个人凑着仅有的几张港币,壮着胆进去了,后来发现光包厢费也不成,得配点小菜、小酒和饮料什么的,在我的唆使下,干脆就放开了点,不一会儿,我和ANOTNIO又去前台刷卡,刷卡时我们相视而笑。笑当中更多的是一种开心,难得我们都瞎出去了玩。


两个从事金融保险在如果高压环境下甘作港漂,一个还在琢磨着不那么靠谱的创业项目天天赶着地铁,一个我在厦门从事着不搭边的教育培训与一点点媒体相关的工作,我们为什么能走到一块,兴许是大家都知道自己并不是出色的人,也没有那么多可以依靠的东西,所以拼了命在自己现有的领域中多做点,多努力,多尝试。后来不知道谁提议的KTV合唱,香港那包厢小得可怜,就一火柴盒,估计在大陆那得叫TRIPLE MINI 包厢,但当我们微醺合影不修边幅地大笑时,那一刻我们都释然了。我们开始回忆认识的那些片断,因为一个NGO的公益发声媒体平台而结缘,我们一起给学生们设计金融、公益项目,一起在厦门疯狂地吃喝,一起到香港的小岛上找自我。


那晚在南丫岛上玩得最感动的一个游戏,应该是这辈子第一次如此快地在陌生人面前哭。游戏叫什么名我根本记不起来了,大致就是我们四个人围坐在一起,放点音乐作为背景,然后大家开始向对方说自己从小到大最难过、最不自信也最难以启齿的事儿。我很难再去描摹当时大家的表情、神态和语气,但我记得那应该也是第一次听到有陌生人在认识不到几个月的时间里,把这辈子都可能不会向别人讲的话全部悉数说出,毫无保留。后来我们俩男生打地铺睡客厅,俩女生挤房间里一张小床,那晚的南丫岛特别安静,周边一般都还会有船只上没有入睡的渔民或者租户们赶船或者张罗出海的声音,那会却全部消失了,空气好像也凝固了。我记得,我是忱着点泪躺下的,我们就这样躺着望着空空的天花板,一句话也没有说。但我们知道,从那一天起,我们都好像通过了某种方式把我们更加快地连结到了一起。


接下来发生的许多事情都不在我们预料当中,比如其中一个人离开了香港到了上海开始创业慢慢地断了联系后来又联系上时上海已经开始大寒了,再比如另外一个叫FAN的女孩离开了原来的组织到了新的地方报道,继续着自己的环球旅行,同在香港的ANTONIO抛下我们没有实现的凤凰旅游梦和我们除了CARRIE之外的俩人断了联系,微信拉黑电话屏蔽以及取关了所有社交软件,像几年前PORE一样人间蒸发,后来还是在INS上面看到了TVB的台标才知道到电视台去当主播,又开始折腾自己的梦想了。我们在这三年里陆续的几次见面提及他的频度由多到少直至不再把这个人提起,这当中我们也在想为什么,为什么如此短暂地可以急聚升温又立即跌至冰点,感觉这相处的几个月中,我们四个人的友情玩了趟过山车,或者在12月的初冬飞了好几趟北京香港往返,既惊心动魄又忽冷忽热。我也在想不明白中度过了难受的大半年,直到后来得知了真相,了解到了一些所谓利益的动机后,放弃了所谓的怀念。


只不过一场路过罢了。只是这一场路过,我们都太认真了,连路人这个角色也都努力地扮演好,我们嘘寒问暖,我们并肩作战,我们酩酊大醉,我们在只有三个人的厦门时曾经在汕佳卤味摊大醉后许下承诺要一起去凤凰、为了友情可以不要一切,我们在四个人一起带公益营时能够不舍昼夜地为孩子们设计行程只为能让他们多体会一些香港的文化,我们在四个人决裂后还能够惦记着彼此的生日也还在纠结取不取关前偶尔点个赞冒个泡。我们很难去定义这样的友情,我只是觉得再也不回去了,现在的我们没法像那时一样,不顾一切,就是因为喜爱而走到了一起。



2


这三年内能不去香港基本都不去,几次聚会改到了上海或者厦门,这些让我们更加没有回忆负担的城市。


我们一个红磡、一个将军澳、两个城市花园,在城市的三个不同落脚点,都应该做过同样的一个梦,梦里是我们大约到了60、70岁的样子,我们又带着彼此的儿孙们到了南丫岛,那会一定不会再有那个不知名的游戏来让我们吐露真心。而是四大家子再踩着单车,一起在岛上的夕阳里说说当时不足为道却让我们莫名在意的友情。


于是,回来到现在的时间里,我一直没有睡意,尽管很累。我脑海里不断回放的是那首SET FIRE TO THR RAIN的钢琴演奏版和那时都会唱的那首主题曲《NA NA NA》,我们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联系了,群组消失和互相拉黑后,甚至就是没有过实质性超过1小时以上的聊天了。客观上来说,都够了解了,主观上来讲,我们再也找不到一点点东西把我们联系到一块了,没有那时毫无顾虑的真诚与直接了,没有只想对一个人好的冲动了。我们变得世俗和世故,我们变得拘谨和腼腆,我们开始学着像大人一样,职业地拓展着自己的交际圈却不再打开内心的那扇门,我们好像都变得更加功利因此也不再那么可爱了。酒桌上一桌人觥筹交错,在疾弛的的士上想的是赶紧回家睡觉而不是都有了那些美好的回忆,在彼此睁开眼睛迎接新的一天的时候,都忘记了这些幼稚而又青春的美好。这是不是真的是我们长大了、成熟了也不用那么心心念念地要得到所谓的友情了,我们其实并不需要这些东西了,我们的内心已经强大到可以支撑我们在没心没肺的路上继续大步向前迈了。



最近在看哈佛商业评论管理系列书籍的第一本《发现自己与重塑自我》,当中反复强调怎么去衡量一件事情值不值得做,要通过未来三个月或者更长时间里的可预见成果来判断,下了一个决定后三个月看看实际成果与你的预期是否相符,所谓的回馈分析法。这招对于事儿本身管用,但我总不喜欢这样东西套在我们的人际交往中,有那么多时间去测算反馈,为什么不多花点时间享受还是朋友、还在一起的状态。也是因为这个不需要过多顿悟的浅显道理,我变得对他无比地同情和理解,其实他的出发点很简单,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开心就好,以后会怎么样我也做不主,索性我就随性点,和你开心就在一起,我觉得不开心了、烦了,就离远点,也不接近就得了。想想,这又有什么错呢?


所以,当我敲打完这些字时,我突然感觉一点疲惫感都没有,除了身体原因,因为吃得太多而有点涨肚子外,我轻松极了,因为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碰到一群或者一个可交的朋友,我就猛地扑上去,恨不得逼对方把前世今生都给你交代个遍,然后你们又开始来往频繁地吃饭、游玩、喝酒、聊天,反反复复地消费你们的新鲜度,一旦热度退却后一堆矛盾显现,又得开始愁着为什么XX不理我、我是不是怎么了之类的问题,想想闲得发慌的人更适合这样的路数。而我们,也偶有得闲。但总得来说,我们要更加清楚地知道每一个独立的个体除了找依赖后,还有很多种方式可以解决自己的许多问题。


我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但我只是怕有一天我对写也没热情了,所以我就记下这一些想到的。我比较少顾及别人看了会怎么说,虽然我是一个特别在乎别人看法的人,但这一次让我任性一回,你看完觉得我罗嗦了想取关了就请便。我只是觉得在代驾送回连坂高架时,我一阵恍惚,想起了我们四个人还从来没有在这座我呆了11年的城市做过一件让我们一辈子都难忘的事,这阵恍惚所带来的遗憾,应该就是青春吧。


最后有一个小小的愿望

希望无论你在哪座城市,你用什么样的语言,你和我是什么关系

只要你有录音设备,哪怕一个手机录音APP,都请大家帮我2017年的新平台、新节目

录下以下这段:各位FM90.9的听众朋友大家好,我是XXX,现在所在的城市是XXX,(你对于张铭泉想说的话),请大家支持铭泉的美式星期天以及公众平台口语泉来话仙,然后MP3格式发给我1193597443@qq.com,我一定会在接下来的节目中给你们更多惊喜的


2017.01.01

本微信平台将全面改版



如何关注

①复制“微信号或ID:HiDJFrank”,在“添加朋友”中粘贴搜索号码关注。

②点击微信右上角的“+”,会出现“添加朋友”,进入“查找公众号”,输入以下公众号的名字,即可找到。

点击“阅读全文”,了解详情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