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饮品材料联盟

【故事】搅局者

楼主:上海故事杂志 时间:2017-10-29 09:59:45

上海故事》2017年第1期 | 阿拉新故事

吴语的“阿拉”一词,在上海方言系统中获得强大生命力。“阿拉上海人”成为一句介绍、推广上海的最为人所熟知的话。“阿拉”在很多非上海人的口中,已经成为特指“上海人”的专用词。《上海故事》杂志推出“阿拉新故事”栏目,塑造一个个贴近现实生活、有血有肉、生动形象的上海“阿拉”。作为一个虚拟化的人物,“阿拉”有着百变身份、职业、年龄、性格;“阿拉”的故事可能发生在上海,也可能发生在上海之外,甚至走出国门;“阿拉”可能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也有可能是来沪定居的新上海人,但无论何种身份,“阿拉”身上都有着上海这座国际化大都市的影响和气息,展现的是当代上海人的某些品质和生活状态。


阿拉是一家中型策划公司的平面设计师,他为人忠厚,手上的活也不错,在单位里很有人缘。

不过,随着公司不断发展,阿拉感受到了新的挑战。职场如战场,遵循优胜劣汰法则,许多同事因为适应不了高强度的加班,“撤了”,不过,阿拉还在坚守着。但是,一位新进员工的到来,打破了阿拉心中的那潭“死水”。

这天早上,他的上司陈经理领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小伙子走进办公室,向各位同事介绍说,他名叫邹志超,也是一个平面设计师,招他进来的原因,是想让他成为阿拉的助手,为其分担掉一部分工作。

阿拉闻言,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咯噔”一下。他想:陈经理是对我的工作不满吗?为什么会突然招一个助手?难到要将我辞掉换上新人?

茶余饭间,许多老同事也纷纷议论此事,让他多加小心,这个邹志超不可小视,或许是哪个高层的子弟,靠关系“硬塞”进来的。阿拉越听越心慌,若是年轻十岁,他或许不会放在心上,大不了另谋出路,而今,他已成家立业,还要顶着房贷压力,实在潇洒不起来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之后的一段日子里,他始终保持着谦卑的态度与邹志超相处,两人还算融洽,没有发生什么不开心的事。只是邹志超个性张扬,做事又不拘小节,阿拉经常帮他“拾遗补漏”,不过,阿拉对此倒不介意。

又是一个繁忙的工作日,陈经理把阿拉叫进办公室。过了一会儿,阿拉满脸疲态地走了出来,他的手里拿着一份方案书。邹志超上前问:“怎么,领导又有新任务啦?”

阿拉叹了口气,没有回应,径直坐到电脑台前,开始工作。邹志超觉得有些纳闷,不停地审视着阿拉的举动。突然,他像发现新大陆一般,快步走到阿拉身旁,低声说道:“好啊,你竟然在做私活!不怕我告发啊!”

阿拉闻言,显得有些紧张:“小声点!这,这不是我的活,是陈经理的!”

“瞎扯!”邹志超不依不饶地追问起来。经不住他的死缠烂打,阿拉低声地说出了实情。原来,陈经理经常会有些“私人业务”让他帮忙设计,当然都是义务赞助的性质。虽说自己不情愿,但是,人在屋檐下,又怎能不低头呢?邹志超一听,突然来了兴趣,问他为陈经理做了多少“私活”,阿拉叹了口气:“唉,这怎么算呢?这些工作量如果折算成费用的话,应该够他换辆不错的车吧。不过,你可别到外面瞎说啊,否则,我就要倒霉了!”阿拉说完,竟有些后悔了。

邹志超不禁笑了:“你太胆小啦,这种小事有啥可担心的,我去帮你搞定!”说罢,就站起身。阿拉没来得及拦住他,就看见邹志超已大步流星的闯进了陈经理的办公室。两人在办公室里嘀嘀咕咕聊了许久,不知道聊了些什么。

半个小时后,邹志超推门而出,陈经理满脸堆笑地和他一起出门,显得十分客气。周围的同事看到此景,都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陈经理来到阿拉面前,说道:“阿拉,我的事你不用做了。邹志超刚来公司,业务上不太熟悉,你还是抽空多帮帮他吧。”

目送陈经理离去,阿拉低声问邹志超:“你和他说了些什么?难道,你把我刚才的牢骚话告诉他了?你,你可不要害我啊!”

邹志超眨了眨眼,说道:“你不要胡思乱想啦,以后陈经理再也不会找你做私活啦!”说罢,便自顾自地操作起电脑。阿拉虽有满腹疑惑,也只得作罢。

阿拉提心吊胆了好几天,果然一切无恙。真如邹志超所言,陈经理没再来找他的“麻烦”,反而对自己格外客气。经历了这件事后,阿拉对邹志超更加不敢小觑,这个年青人究竟是什么来头?连难缠的陈经理也对他敬畏几分,难道他真是某个高层的子弟?

他的猜测很快得到了验证。几天后,阿拉陪同妻儿逛商场,当途经咖啡厅时,不经意地扫了一眼,竟看见邹志超同陈经理坐在一起聊天,两人的神情很热络。陈经理拍着邹志超的肩膀,说道:“小邹,你有这么硬的后台,一定前途无量,以后记得要照应下老哥我啊!”

阿拉听到此话,心中一颤,急忙快步离开此地。

此后,阿拉更是谨言慎行,对邹志超敬而远之。没想到,邹志超竟主动找到自己,说要同他小聚一番,感谢他多日的关照。

阿拉也不便拒绝,当晚,他随同邹志超去了一家餐馆。席间,邹志超一个劲地劝酒,他巧舌如簧,将阿拉哄得有些犯晕,不知不觉多喝了几杯,黄汤下肚后,阿拉的话便多了起来。两人从天南扯到海北,当邹志超问及阿拉对公司的看法时,阿拉显得有些失落:“公司这几年确实发展不错,但是,好像少了些味道。”邹志超听他话中有话,便旁敲侧击地追问起来。可能是酒精起了作用,平日少语的阿拉,今天像是开了话闸,向邹志超倒起了苦水。

邹志超试探着问:“既然工作不顺心,有没有打算换个环境呢?”

阿拉摇了摇头:“我在公司干了七年,还是很有感情的,虽说制度上有不少毛病,可我却从没想过要跳槽……”

邹志超笑着说:“树挪死,人挪活呀。以你这么强的业务水平,要是另谋高就,收入或许能增加不少呢。我大伯的龙兴策划公司最近正在招人,你如果有意,我替你引荐!”

阿拉闻言,顿时酒醒了一半,他没想到邹志超会说出这话。龙兴策划公司和自己公司是商业死敌,邹志超竟然同他们有瓜葛,难道他是来“挖墙脚”的?

此刻,邹志超却像是个职场老手,同阿拉侃侃而谈,劝诫他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现在公司里很多同事都在打着小算盘,准备另觅方向呢,其中也包括陈经理。

“这怎么可能,他可是元老啊!”阿拉说。

“一切皆有可能。他如果去我大伯那儿,收入至少翻一倍。谁愿意和钱过不去呢!”

至此,阿拉终于品出这场饭局的意味了。这哪里是交流感情啊,分明是一场有预谋的“策反”啊,邹志超就是个“商业间谍”!对于他的身份,陈经理或许早已知情,这个老谋深算的家伙一直示好邹志超,其实是想给自己留条后路啊,想到这儿,他不禁血脉偾张。

“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我对公司的感情不会动摇,我不会跳槽。”阿拉回绝得斩钉截铁。

“你可要想好啊,机不可失!”邹志超有些失望,但是,最终他也没能说服阿拉。

第二天,阿拉来到公司后,一直魂不守舍。是该保持沉默呢,还是要告发邹志超,一时间,他无法决择。说来也怪,连着几天,邹志超一直没有出现过,像是突然人间蒸发了一般。一切又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只是陈经理显得有些焦躁,不时地爆出粗口,终于有一天,他彻底咆哮了,口中骂道:“骗子骗子!”气急败坏地冲进办公室收拾起办公用具。

“陈经理被公司辞退了!”同事们窃窃私语着。

很快,公司发布了一系列人事调整公告,连同陈经理在内的三名中层干部被辞退,另有多名基层员工获得升职加薪,阿拉也在其列。面对同事们地鼓励,阿拉显得有些恍惚。这是怎么回事,天上真的掉馅饼了?

下午,公司召开全员会议,主持者是公司的张总。

“各位同仁,今天我要向大家郑重地宣布一件事。就在不久前,在各位同仁的配合下,公司成功完成了‘自愈’行动……”

张总的话还没说完,大伙儿便交头接耳起来:“啥是‘自愈’行动?我们怎么参与了?”

张总告诉大家,公司成立至今,尚未做大做强,却得了不少企业病,工作效率低下,员工士气低落,为此,高层领导十分烦恼。后来,一位资深的企业内控师给张总开出了一剂“药方”,让他有效的实施企业内控机制,找出企业的症结所在。张总采纳了他的意见,并做了一个大胆地尝试,他要实施秘密内控,代号为“自愈”行动。

“俗话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如果大张旗鼓地搞内控,恐怕最终结果就是收获一堆没用的数据,对于改善企业环境并无任何用处。所以,我请了一支秘密团队,渗透到公司各部,帮我来‘抓虫’。现在,我来向大家引见一下。”张总说着,摆了摆手,片刻工夫,从席间走出几人。

大伙儿一看,顿时目瞪口呆,这些都是近几月来公司报到的新员工,分别安排在主要岗位中,其中也包括邹志超。

“邹志超是‘大内密探’啊!”同事们议论纷纷,阿拉也暗暗擦了一把冷汗。

张总继续说道:“通过本次内控行动,我们发现了不少问题。有许多中层干部玩忽职守,导致企业运作懈怠,还有不少一线员工因为得不到公平的待遇,士气遭受重挫。故而,公司做出相应人事调整。我相信,经过这次大梳理,公司一定会再创辉煌!”

会场中响起礼节性的掌声,阿拉心中却极不是滋味。他是“自愈”行动的受益者,但他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一种浓浓的阴谋感充斥在心头。如果那晚,他被邹志超的言语所煽动,做出误判,后果会怎样,想到这儿,他心中发凉。

张总仍在高谈阔论,脸上满是胜利者的喜悦。突然,他看见台下有人举手。

“那位是阿拉吧,你有什么问题?”

阿拉鼓足勇气说道:“公司的‘自愈’行动可谓创意无限,我不敢评价实施后的效果,但是,作为一个老员工,我深感寒心。通过秘密内控,我看到的是一种信任危机。如果公司和员工之间缺失互信,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前途?我,我要辞职!” 

责编/刘兵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话题

Eason的《床头灯》,讲的是一个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的男人,渐渐被磨平了棱角,放下一身骄傲。尽管他已经接受现实,知道再刺眼的青春都会归于平淡,但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心里还是会涌起惆怅……

在今天的这个故事里,主人公阿拉的境况和歌里的男人有些相似。阿拉是一个已经成家立业,肩上还背负着房贷压力的都市男青年。面对职场中的种种压力,每每考虑到自己肩上的责任,阿拉都咬牙忍了下来。可在故事的结尾,当阿拉得知搅局者邹志超是公司安插到员工中间的“大内密探”时,身为这次内控行动最终受益者之一的他,却毅然选择了辞职。

对于像阿拉这样长期在职场上稳扎稳打过来的“老人”而言,辞职的这种做法是否太过“任性”了?他这么做到底是出于一种什么心理?也许正在看故事的你也在职场或人生中遇到过类似的困顿与两难的境地,你又是如何抉择的呢?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