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饮品材料联盟

离人归来不看天,半程风雨半程远

楼主:冷暖皆人生 时间:2020-11-16 08:43:49

上海还是淅淅沥沥地下着春雨,湿漉漉的天地间,春色要细看。


北京城里迎春花开了,桃花艳了,垂柳绿了,雾霾散了蓝天露出来的时候,满城尽是春色。 


图片来自网络


古时的皇城贵族老说着江南春好,我是从没有这样的感觉:从干燥、枯死,抬头满眼光树枝和鸟窝的世界中看到绿色一层层生长出来,是北方的春天才能体会到的万物复苏。南方的冬天,不过几场冰雨,总有绿叶,总有湿气,才算不上春回大地呢。


也可能,南方的花实在太多,春天总意味着千娇百媚地争奇斗艳,不像北方,一大片一大片金黄的迎春花就能呼唤出春天的狂喜,再加上几支娇滴滴的梨花和桃花,已经觉得是场让人幸福得要高呼万岁的盛宴。


图片来自网络


这次去北京出差遇上难得一见的好天气。


没了层层雾霾,终于看见北方湛蓝的天空。从机场开往市区的路上,仍旧是北方郊区惯常的景色,高高的白杨树干包围了视野,远处是灰土色望不到边的平原,视野上方,是隔不远就能看见,墩在秃秃树枝间的大鸟窝。


树干和路旁低矮灌木表面蒙着的一层灰,让人知道,雾霾并没有走远。


除了马路上新划出的很多自行车道,北京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还是四处可见的煎饼果子、煎饼摊,还是大马路上一眼望过去看不到什么有意思的事正在发生的爱谁谁的范儿,还是喜欢穿着深色衣服分不清谁是谁的人群,还是,那座空气里带着干燥和爽快的城。


趁着好天气,也趁着有时间,抽空回学校看了一眼。除了到处都在施工,扬着尘土味儿捣鼓钢铁水泥的大挖机和新竖起来的楼,学校也并没有什么变化。还是满当当哪哪都是人的学生,大部分学生还是穿着朴素毫不讲究并充满稚气,也还会偶尔有一两个年轻人,让你停下一秒露出黑人问号脸。还是会听见很多三三两两地讨论学术、讨论算法、讨论逻辑的对话,也还是,那种好像一直敞开着欢迎一切又沉默从容的氛围。


推着ofo进校门的时候,门卫小哥甚至没有拦下我要学生证。这种事情,我当然只能归功于可能我面相上看起来,还是很年轻……嗯,一定是的。


手机随手拍,这鱼真不是我P的


学校在未名湖里投放了很多锦鲤,他们一群群地在湖边游来游去,好看地让人从自行车上跳下来拍张照片。


三月末的时节,刚好是纪念海子的时节。突然就回忆起大一的那个春天,为了蹭一场纪念海子的诗歌活动,没买票跟同班一位男生站在百讲的后门求保安哥哥放行的事情。保安哥哥看我们情真意切地恳求,说,"你们小声一点进去,不要打扰到别人,以后记得都要买票哦!"


不算是个懂诗的人,那场活动大部分我都忘了,只记得那一句:


未名湖是个海洋

诗人都藏在水底

灵魂们都是一条鱼

也会从水面跃起

未名湖是个海洋

鸟儿飞来这个地方

这里是我的胸膛

这里跳着我的心脏


可是大学的时候,我从来没在湖里见过这么多鱼——见过乌龟,见过青蛙,见过跟眼睛差不多长的小黑鱼苗,可没见过这么优游自在的成群锦鲤。


它们在阳光下游得如此自在,让人错以为是在天上飞。我太开心了,于是站在湖边咔咔咔地拍照,就像一个,兴奋过头的游客。


图片来自网络


这之后,和一个多年不见的老朋友坐在国贸某个看不见天色的商城里喝下午茶。挺正宗的英式下午茶,挺久远的学生时代,挺,熟悉的彼此。


经过了很多年,遇见了很多人,经历了一些事之后,才慢慢察觉到,曾经很害怕的人与人之间的分离,其实没什么大不了:你跟一个人是今天认识,还是明天认识,或许并不会带来本质的区别,因为一个人时隔很久之后再见面,多半你会发现跟曾经的他/她并没有太多差别。


所以,曾经气味相投的,如今多半也相互理解;曾经陌路不闻的,如今大概也还是爱搭不理。


于是,在相同或者不同的际遇面前,即使一个人同昨日看起来面目全非,大概也只是洗去了昨日妆容而已——


终究,我们好像都只是越来越活成了自己,无论这样的你我,被不被曾经的自己所喜欢。


图片来自网络


听了很多种人生之后,很多离奇和精彩之后,对很多事情都丧失了某种惴惴不安地欲求心。


于是,面对大城市中很多的争端和焦虑,可以心平气和地对待。很多年前会困扰我的问题,如今已经不再夜夜纠缠在脑海中,所以,听见许多版本的日日重复多年旧话,多少觉得厌烦。


人有时候,真的会自恋地忘记——只要自己改变,一切困难都会迎刃而解这样简单的道理;又或者是因为懒惰?懒惰地希望自己好不动弹,要世界把一个更好的处境推到自己眼前?


会不会,有点太天真?


总会碰到感情不顺的女生朋友不停追问问:

“这辈子找不到真爱怎么办?”

“那去多见见男生啊。”

“可是见过的都不好啊。”

“继续多见见吧。”

“可是,太主动了也不好吧……”


也会有一些人在遭遇残酷生活真相时觉得:

“老子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赚好多好多钱把想要的东西都买买买买回来!”

“那就好好工作好好挣钱吧!”

“可是工作好辛苦啊!老板怎么这么变态!……呃,其实想想,做家庭主妇也是蛮幸福的”

“……”


很多时候,捆绑住我们去创造自己人生的,不是别人的阻挡,而是自己内心的纠结——想得比做得多。过得久了,索性都不想了,听着这世界给你什么样儿的答案,就以为那是绝对正确的人生和选择。


我的一个朋友有一天看完《东京女子图鉴》后跟我讨论,她说,“不知道在哪里看见,为什么中小城市的中国年轻人都喜欢留在北上广深?因为只有在北上广深,曾经的翠花、桂芳、秀梅,才能变成如今写字楼里的Linda, Mary, Vivian,我觉得说得好对啊。”


我听了觉得很好笑,但又觉得没必要拆穿一个大城市出生的人想当然地优越感,就笑而不答地结束了这场对话。


你可以这样以为呢,随便你,就像很多年前也有人认为一些人奋斗了十八年就是为了能和另外一些人喝咖啡一样。


随便你们怎么认为吧,真的。我们虽然相识、见面、人生中产生交集,可却不得不承认,人与人,活在完全不一样的世界中:


这世上,会有一部分人,活着是为了奋斗奋斗奋斗追赶上另一些人,会有一部分人,要从曾经来的地方脱胎换骨把自己塞进另外的容器里;


但这绝非全部——还有一些人,他们会来到北上广深这样的大城市,短暂地成为Linda, Mary, Vivian这样的角色,他们也会离开,成为翠花、桂芳、秀梅,或者安娜斯塔西那、泽比尔希、真纪,甚至是一身~可爱风^3^、゛じòぴé伱至始至终……


到底他们拥有一个怎样的标签或称呼并不重要,重要地是,他们在此地或他乡,做着自己,并且,是真实地走在成为自己的道路上,而不是靠着想象和欺哄,拼凑一个假象。


愿你半生归来,仍是你喜爱的自己。



微信号:juicy-coco



去看 | 去听 | 去感受

去爱 | 去恋 | 去体会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